我在土库曼斯坦采访

离开土库曼边境时,同行伙伴突然说,再多看一眼吧,也许,这辈子都没机会再来了!我的心突然一紧,转身看到身后的土库曼士兵正向我们挥手,送我们来边境的奔驰早已绝尘而去……

此刻,这座被称为“白色大理石”的城市竟让我如此怀念!就在几天前,刚踏上前往土库曼飞机时的我,却是忐忑不安。丝绸之路采访之行,谋划已久,对于这个远在中亚的国度,我满怀期待:古老的汗血宝马、丰富的油气资源,以及那些传说,都让人急切想要揭开她的神秘面纱。

然而,随后的行程让我措手不及。由于多种原因,原计划一行9人赴土库曼斯坦的采访,突然被告知取消,而在去伊朗的前一天,又被告知,让我和另一名同事L两人单独前往土库曼斯坦,采访完后去伊朗与大部队汇合。

激动、失落,再到紧张不安,这是去土库曼之前最真实的感受。土库曼主要说俄语、土语,最后才是英语,对于我和L来说,语言是最大的障碍。

紧张不安很快便被繁忙的行程取代,还没做好准备,7个小时后,我们的飞机已降落在这个沙漠中建立的城市——阿什哈巴德。阿什哈巴德是土库曼首都,机场却并不大,飞机停稳走出悬梯,我才从北京的梦中醒来。

土库曼外交部的官员早已迎了上来,连比带划了半天,终于办好入境手续,开始了正式的阿什哈巴德旅程。

拥有丰富油气资源的土库曼,把首都建设得尤为漂亮,宽敞的马路、白色的大理石建筑、围绕在无数建筑周边的喷泉,还有那几乎彻夜不灭的灯光,阿什哈巴德夜色之美,仿若大都市。

土库曼是信仰伊斯兰教的国家,却并没要求女子必须披长袍、戴头巾。走在街上的女子,土库曼斯坦穿着长裙,头戴小花帽,婀娜多姿,美丽可爱。而对于土库曼男人来说,皮鞋、西服、白衬衫、领带则是必不可少的,正装才能进出公共场合,因此连刚入学的小学生,也会穿着正装坐在教室。

土库曼人民的福利很好,虽然工资不高,但花销很少,这里上学免费、医疗免费,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0731zcw.com/,土库曼斯坦曾经每个月政府还给市民赠送油卡,而超低的油气价格更是让外国人羡慕不已。

在土库曼,你最不用担心的,就是治安问题。一位驻地记者朋友告诉我,土库曼是全球犯罪率最低的国家之一,把钱拿在手里不会被抢,停车场甚至不用锁车门。而这一切,都得力于土库曼严格的法律法规。据说在土库曼,打架斗殴、闯红灯违反交通秩序也能让你坐牢,大街小巷无处不在的警察让我对此深信不疑。

土库曼的人很友善,无论认识与否,都会和你微笑打招呼,对于我们蹩脚的英文问题,也会耐心解答。一个笑话是,随行同事用英文问服务员酒店早餐在哪时,被告知回房间等候就可以,而几分钟后,她给我们送来了两把牙具。

之前担心的语言问题,也因为遇到了一位媒体朋友而随之解决。采访顺利进行,土方外交官还安排了两位官员和我们会谈。第一次穿上正装和部长级别的官员会谈,身边还陪着一名翻译,这种感觉让我既激动又紧张。

略有遗憾的是,在土库曼不能随便采访和拍照,任何拍照都要得到一直随行的土库曼外交官的同意,这也让我们的采访少了很多街边美丽的素材,土库曼除了盛产汗血宝马,还是美女生长的故乡。土库曼美女身材修长、鼻梁挺拔,宝蓝色大眼睛,含蓄却很大方。据说,土库曼虽然实行一夫一妻制度,但一个男人仍然可以取4个女人,但关键的一点是,男人得富有,才能承担4个女人的昂贵聘礼以及之后的生活费用。

我们的行程紧张而又充实,转眼,3天已过去了,我们不得不踏上去伊朗的道路。外交官再次用政府号牌的奔驰,将我们送到离伊朗最近的边境站,和土库曼士兵交接完毕,我们踏上了下一段旅程……

南京大屠杀公祭习谈公祭日李克强亚欧行无人机闯空中禁区呼格案再审结果不动产登记西部冰川萎缩股市年末躁动小年火车票今日开售廊坊幼儿园危房倒塌聂树斌案3大疑问东三省人口流出习公祭日讲话李克强谈吃空饷问题中央经济工作会议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