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土库曼斯坦朋友家过新年

2006年12月30日,为期一周的对已故总统尼亚佐夫的悼念活动结束。12月31日是伊斯兰教的传统节日——古尔邦节。当天,阿什哈巴德市街头悄然发生了变化。前几天为悼念尼亚佐夫而在国旗上端增添的黑色缎带已被取下,但有些尼亚佐夫的照片右下端的黑色缎带依然存在。照片上的尼亚佐夫目光深邃地注视着每一位向他望去的民众,他似乎在祝福着自己的人民能够拥有更加光明的未来。

由于尼亚佐夫总统的突然去世,阿什哈巴德市政府前几天把许多已装饰好的新年饰品都纷纷取了下来。代总统别尔德穆罕默多夫于2006年12月28日决定,土库曼斯坦民众应和往常一样庆祝古尔邦节和新年。他借用尼亚佐夫的话说,“土库曼民族不仅会庆祝节日,同样也会哀悼逝者。”就这样,2006年12月31日,土库曼斯坦街头又重新出现了节日的景象:大市场里采办年货的人群你来我往、超市的收银台前排起了长队、各家各户开始宰羊、国家各主要机关的办公楼门前都摆放了挂着彩带的新年枞树……

别尔德穆罕默多夫2006年12月31日在国家安全会议和内阁联席会议上专门向与会者祝贺古尔邦节和新年快乐。他强调:“节日的所有庆祝活动都应在高水平上进行,尽可能让民众亲身体验到节日的气氛。”在此次会议上,阿什哈巴德市长特地向代总统汇报,为了在首都营造和谐、稳定的氛围,市政府为市民准备了一系列丰富多彩的特别节目,包括各种各样的音乐会。2006年12月31日,土库曼斯坦当地电视台已开始播放文艺娱乐节目,为百姓增添节日气氛。12月31日24时,记者还不时地听到城里传出来的爆竹声。这似乎预示着,土库曼斯坦人民正满怀信心地迎接新的未来。

2007年元旦,雪后的阿什哈巴德显得格外宁静。记者赶到素有“土库曼斯坦的迪斯尼”之称的“童话世界”儿童乐园,发现游乐园门前已树起了约30米高的翠绿欲滴的新年枞树。孩子们在枞树下无忧无虑地嬉笑玩耍,家长们则面带微笑地站在旁边观看。离枞树不远处,有许多人耐心地排队等着荡秋千。一位长者神秘地对记者说,按当地习惯,在新年头一天荡一下秋千,可以“消除罪恶、净化心灵”。为此,市政府专门在市内各处新建了70多个秋千。

尼亚佐夫总统生前有着浓厚的“中国情节”。他曾三次访华并与我国国家领导人结下了深厚的个人友谊,同时也为中土关系的顺利发展做出了杰出贡献。2006年4月从北京返回阿什哈巴德后,尼亚佐夫在内阁会议上说:“这次访华不仅开创了中土关系发展的新纪元,而且还决定了土库曼斯坦民族经济在更高层次上顺利向前推进和整个国家进步富足的发展道路。”他指出,中土两国签订了多个双边文件,其中涉及大项目的六个协议的实施将保证土库曼斯坦经济在未来增长40%。为了更好地落实此访期间签署的协议,他下令成立了直属总统的国家委员会,责成各内阁副总理根据自己的职责制订双边合作的具体方案并定期向总统报告。然而,尼亚佐夫还未来得及实现自己的宏伟蓝图便突然辞世。

据中国驻土库曼斯坦使馆的鲁桂成大使透露,当尼亚佐夫总统逝世的消息传到北京后,我国国家领导人在第一时间决定派主席特别代表、国务委员专程赴阿什哈巴德出席尼亚佐夫的葬礼,这充分体现了中土两国人民的兄弟情深。

其实,在土库曼斯坦,不仅是尼亚佐夫总统个人,就连许多土库曼斯坦老百姓也都对中国充满着神秘感和亲近感。《土库曼斯坦中立报》2006年上半年曾刊文盛赞中土经贸合作成果。文章称:“中国人教我们缫丝、帮我们钻井,列车来了、电话通了,这一切都来自于友好的中国!”据统计,中国已成为土库曼斯坦公民第三大旅游目的地国

2007年元旦,本报记者和中石油驻土库曼斯坦代表等人应邀到一位土库曼斯坦朋友家做客,亲身体会到了土库曼斯坦人民的好客和热情。主人唐吉尔特是一家驻土中资机构的会计师,他曾在土库曼斯坦中央银行担任处长,后经朋友介绍来到这家中资公司。年近60的唐吉尔特对记者说:“当时,在正式来中资公司工作前,我曾做过激烈的思想斗争。如果我继续留在中央银行,我可以分到一套100多平方米的高级公寓楼,原价6万多美元,国家替我们出70%,我们个人只需出30%就可以了,而且这30%还可以分15年还清。但在左右权衡后,我还是选择了这家中资公司,我认为在这里工作更有意思。事实证明,我当时的选择是对的,我喜欢这个集体,喜欢和聪明的中国人一起共事。现在,我们不仅仅是同事,更是朋友。按照土库曼人的习惯,在新年一般只请亲戚和密友到自己家里来做客。我今天请你们来,就说明我没有把你们当外人。”

唐吉尔特共有5个孩子,大儿子在土库曼斯坦西部当兵,二儿子在学画画,女儿已经出嫁了,而一对双胞胎儿子已经13岁了,他们正在上学。为了迎接我们的到来,唐吉尔特一家从一大早就开始忙活了。当下午6点我们来到他家时,客厅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各式各样的颇具土库曼民族特点的饭菜。席间,我们从子女的教育问题谈到中资公司在土库曼的发展,从土库曼人民的风俗习惯聊到他们对中国的印象,彼此之间丝毫没有感觉到隔阂。

这次家宴的友好氛围其实就是中土两国关系健康发展的一个小缩影。建交15年来,中土关系一直稳定发展,两国领导人保持着密切地接触。中土双边贸易额于2005年首次突破1亿美元。双方合作已涉及油气、纺织、电信、铁路、建筑和化工等领域。2006年12月29日,当许多国家还在对土库曼新政权持观察态度之时,我驻土大使鲁桂成按原计划与土副总理兼铁道部长胡戴别尔德耶夫签订了中方向土方提供3亿元人民币优惠贷款的框架协议。

随着新年的来临,土库曼斯坦2007年2月11日的总统大选也开始进入了紧张的筹备阶段。2006年12月26日召开的土库曼斯坦国家政权最高权力代表机构——人民委员会特别会议确定了代总统别尔德穆罕默多夫等6人为此次总统选举的候选人。代总统别尔德穆罕默多夫已表示:“土库曼斯坦的总统选举将在广泛的民主和法制的基础上进行。政府必须全力以赴、做好组织工作,以保证人民委员会和未来的总统选举将在高水平上进行,并能够完全依照土现行总统选举法和国际准则。”2006年12月31日,代议长阿克扎也对记者称,目前,所有的总统候选人都已获得了资格认证书,土各界人士都在为即将举行的总统大选做着各项筹备工作。她相信,这次选举将在公正、公开和民主的条件下进行,它将符合土新出台的《总统选举法》和国际准则。

分析人士指出,在各位候选人中,代总统别尔德穆罕默多夫最终当选总统的可能很大。在记者入住的“总统宾馆”中,土库曼斯坦当地电视台频繁播放滚动新闻,其主要内容就是别尔德穆罕默多夫主持政府内阁会议的情景。似乎,别尔德穆罕默多夫正在成为土国家电视台的“新主角”。出任代总统后,别尔德穆罕默多夫多次表示,尼亚佐夫确定的土库曼内外政策不会改变,土库曼斯坦新政权将继续沿着尼亚佐夫设计的路线向前发展。

而与土库曼斯坦国内的平静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一些西方媒体和网络媒体的“耸人听闻的最新消息”。这些消息一会儿称尼亚佐夫死讯被当局隐瞒了多日,一会儿说尼亚佐夫是被人毒死的;今天说尼亚佐夫的管家失踪,明天称土国防部长被抓。而发布这些消息的记者却身在土库曼斯坦千里之外的某个城市的某个房间里的某台电脑前。日前,网络上又有消息称,土库曼斯坦现政权反对派准备向土国内运送白面,说土反对派准备发动所谓的“白面革命”。看着这些啼笑皆非的消息,记者忽然想起了一位土库曼斯坦老人在街头对我说的一句话:“让那些反对派都回来吧,我们还有账没和他们算完呢。他们偷走我们的钱还没有还给我们呢!”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